Happy Halloween!!

文+麟子+

CP+米英+法加+中欧三人(偏亲情向?)+极东+独伊+

+Happy Halloween!!+

 

亚瑟面无表情地打开门。

“Trick or treat——!”

看到面前的人、不、狼人,年轻的僵尸扯掉头上身上撒满了的彩带,面无表情地用眼神询问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甩了甩尾巴。他眨眨眼睛:“不出去玩玩吗,亚蒂?”

亚瑟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外面太热闹了,吵得和你一样。”

“我努力不从你的口气中读出嫌弃。”

“不要试图自欺欺人。”

“人们往往更喜欢美丽的谎言。”

“现实往往骨感,显而易见在你都试图减肥的这个年代并不以丰腴为美。更何况我们并不是人。”

哦,好吧——他一如既往不能在尖牙利齿的心上人面前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但这并不影响阿尔弗雷德的计划——所谓英雄就是要用行动来实现伟大的目标,即使这个目标是泡一个僵尸!他抖了抖耳朵,眼神哀求:“亚蒂——?”

亚瑟避开视线。

今天并不是满月,但狼人的眼睛却比任何一个晚上都要透亮。或许是因为难得的万圣节,又或许是因为……面前站着足以让他眼神放光的珍宝。那双眼睛跃动着幽蓝的光,跃动着一个亚瑟几乎不能也不可能拒绝的可爱的邀请——

亚瑟叹了口气。

他抓起大衣套上,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门。

 

“Happy Halloween!”吸血鬼正在帮透明人缠绕绷带,见到阿尔和亚瑟头也不抬。

“晚上好啊,胡子和他的马蒂。”

“Trick or treat!?”

弗朗西斯不无嫌弃地瞥了阿尔一眼:“你都多大了还要糖果?”

“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更爱汉堡。”

……居然还得寸进尺!弗朗西斯满脸沉痛,看向亚瑟的目光里满是教子无方的责备。透明人脸上的绷带还没有缠上,阿尔和亚瑟只能看到一个漂浮着的帽子小幅度地动了一下,便是他在点头致意了。

弗朗西斯手上一边忙活着,一边随口道:“这么个大好的日子小少爷还是这么冷淡啊啧啧,连马蒂都难得兴奋起来了噢。”“没办法,毕竟我……”亚瑟想了想,用两根手指撑起僵硬的嘴角,“毕竟僵尸不会笑。”“噢——这可不太受姑娘们欢迎,虽然哥哥我和你相处了这么久反而觉得挺可爱的。”“没问题,”阿尔斩钉截铁地打断道,“只要亚蒂受hero的欢迎就好了。”

“哇哦——”弗朗西斯吹了个口哨,满脸的坏笑。可以看到马修身上已经缠好了的绷带在微微颤抖,有善意的轻笑声。

亚瑟的脸有点红,他面无表情地拉着阿尔弗雷德走了。

 

“Happy Halloween!!”伊丽莎白站在街边的苹果摊旁,一头的蛇发也冲他们友好地摇晃。一直把脸埋在水缸里咬苹果的恶魔突然猛地抬起头来,甩了蛇发女小姐一身的水:“噗哈!咬不到!这真难!”“基尔你弄湿我了!”“噢抱歉嘿嘿…嗯?嗨!晚上好!”

“晚上好,万圣节快乐。”亚瑟点了点头。

然后基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一眼,狼人毛茸茸的尾巴和恶魔的尖尾巴一碰,几乎是异口同声:

“”Trick or treat!!!””

“……”伊丽莎白和亚瑟捂脸。

从苹果摊里走出另一个吸血鬼。罗德里赫随意半靠在基尔伯特肩上,咕哝道:“…我饿了。”“你不是嫌弃我的黑血带着股怪味儿?”基尔伯特撇撇嘴。“还是喝番茄汁?安东尼刚刚送来的。”伊丽莎白递过来一个塑胶袋,插着管子,鲜红的汁液在里面摇摇晃晃,映出一地的怪物。罗德里赫点点头,从鼻腔里发出几个应允的音。显然他并没有睡好,他的脸上还挂着两个青黑的眼圈,完全没了吸血鬼贵族的高傲样子,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与撒娇。

罗德里赫吸着番茄汁晃晃悠悠又进去了。伊丽莎白冲亚瑟挤挤眼:“我倒真没想到你今年会出来。以前我还不敢相信,万圣节可是我们的新年,怎么会有怪物不来庆祝呢。”亚瑟的面部有一瞬间的不自然——虽然他一直都表情僵硬。“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有佳人邀请咯——”基尔伯特拉长了语气,每句话结尾都带着讨人厌的促狭笑意,让亚瑟窘得要遁。“不是佳人,是狼人。”阿尔弗雷德一本正经地接上,亚瑟差点没把水缸里的苹果全都塞到这家伙的嘴里去。

但作为大英帝国的绅士他忍住了。亚瑟拉着阿尔弗雷德走了,后面是喊着喂你们还没给糖先别走哎哟伊莎你打我干嘛的基尔伯特。

 

“晚上好。”“晚上好。”

和本田菊打招呼的时候永远是最舒服的。

“Trick or treat!?”“抱歉阿尔先生,在下不过万圣节。”狐妖用宽大的袖子掩住半张脸,露出一双含笑的弯弯眉眼,“因为耀桑说,要过节的话,需得等到中元。”“噢那可真是遗憾——嘿,你也不过情人节吗?”“不过。”本田菊坦然道,平淡语气里带着几分遗憾,“我们过七夕。不过我想,情人节我没拿到的巧克力大概就是为了逃避万圣节送出去的糖果。”“?”

“这个就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阿鲁!”王耀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啪地把手往额头上的符咒一按让它贴的牢靠些。亚瑟对这个同为僵尸,虽然外表不太相像、却有着喝茶这一同样爱好的家伙还是颇有些亲近感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王耀会笑会哭会闹,他只会僵着一张干巴巴的脸。如果王耀知道他的疑问,估计会一甩头唱道,因为爱情。

“虽然我们家不过万圣节这个东西,但还是祝你们玩得愉快啊阿鲁!先走啦!”王耀扬了扬比本田菊还要宽大的袖子,拉着本田菊要跑回家去,想了想又开口,龇出一颗尖牙:“呵呵呵,年轻真好。”本田菊无奈地回头冲他们笑笑,便也举着灯笼追上去,木屐的声音踢踢踏踏,清脆敲在石板路上,跟着灯笼淡淡的光渐渐淡了远了。

 

阿尔弗雷德居然真的如愿以偿在科学怪人家的门口要到了糖果。亚瑟诧异极了,路德维希只是淡淡地晃了晃他的铁皮脑袋:“费里西安诺那家伙每年都要糖果。”哦,我们懂得啦,都懂。阿尔弗雷德嚼着糖果笑得八卦,连亚瑟都若有所思,表情高深莫测。路德维希神色略僵硬,打过招呼后就关上了门,给出门总忘带钥匙不让人省心的大哥留了条门缝。

 

“……”阿尔弗雷德嚼着糖果歪了歪头。

“……”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歪了歪头。

“……”亚瑟面无表情。他不知道向来水火不容的狼崽子和熊孩子要僵持到什么时候。

“不给糖,就捣蛋噢。”伊万突然轻轻地笑了一下。

阿尔从一纸袋的糖果中犹豫着抠出一颗阿尔卑斯丢给他。

伊万接过糖果,圆耳朵抖了抖:“…算啦。好好享受约会吧,大英雄。”浅紫色的眼睛冲亚瑟眨了眨:“加油呀,kurokuro☆”

“谢谢啦——”阿尔毫无诚意毫无抑扬顿挫的道谢。

……加油什么,亚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面无表情。

 

“Trick or treat!”亚瑟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这个家伙。阿尔的目光跟着下移,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嚯!好家伙!他第一次见到眉毛和亚瑟一样粗的奇人!

那是个人类小孩儿,脸涂成青色作成僵尸的扮相,叫嚣着西君也想要成为僵尸,成为帅气的僵尸!

阿尔给了他一根棒棒糖,那小鬼就欢天喜地地跑了。

“真是的,想要成为怪物,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成为怪物的麻烦与困难……!”亚瑟咂咂嘴。街上的人基本散了,他们开始往回走。两个身影并肩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几乎重叠。阿尔弗雷德的尾巴几次掠过亚瑟摆动的手,痒痒的,但亚瑟总觉得是搔在他的胸口,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躁绪。

“我希望——”狼人突然开口。

亚瑟转过头看着他。

 

“——我希望亚蒂能对我笑一下。”

 

“——这、这不可能。”亚瑟的呼吸在那一瞬间有点紊乱,“我……我笑不出来。”

“那我胳肢你你也不会笑吗?”

“……不会啦!”

“那就这样好了。”阿尔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刻得歪歪扭扭,但总归是有个傻兮兮的笑容的、黄澄澄的南瓜,咚地套在僵尸的头上。他满意地笑起来:“嗯,很好看。”

于是狼人微微低头,隔着一个大大的南瓜,轻轻地、虔诚地——吻了僵尸一下。

亚瑟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被撞了一下,撞得生疼,但又带着幸福的酸痛感。这怎么可能呢?僵尸没有心跳,我,我们并没有心……他胡乱地想着,满脸飞红——幸好戴着南瓜阿尔看不见,幸好他看不见。

阿尔把尾巴扫到亚瑟的手掌里让他抓住:“不给糖,就捣蛋。”

毛茸茸的暖暖的触感让亚瑟微微冷静。他很快做出了决定——把自己头顶的南瓜摘了下来,飞快地套到阿尔的头上。阿尔并没有反应过来,一瞬间的黑暗和撞击让他有些愣神。等他适应头上这个略有些沉重的玩意儿的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冰凉的、颤抖着的吻——落了下来。

“…我没有糖果。这个可以吗。”

伴随着的还有手心覆上的冰凉的温度。

阿尔透过南瓜头雕刻拙劣的五官的缝隙,看见了一双绿眼睛。那双眼睛里面流淌着森林,在路灯橙黄的一片氤氲中显得朦朦胧胧,带着慌乱和期许,还有为刚刚自己的举措为感到的羞涩。

亚瑟透过南瓜头雕刻拙劣的五官的缝隙,看见了一对蓝眼睛。那对眼睛里面奔跑着天空,在南瓜下一片黑色投影中显得更加明亮,如水般欢喜地流动着。

他突然觉得有没有心都不重要了。

或许我的心就在他这里。

 

狼人回握住僵尸的手,手心传来的陌生的灼热温度与情感让纯情的僵尸再次脸一红。接着他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搂住。

“它比糖果还甜,亲爱的亚蒂。”

 

 

Happy Halloween!!!

 

-Fin-

 

 

 

 

 

评论(16)
热度(191)

© 一个好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