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HERO从不回头看爆炸

HERO从不回头看爆炸


*百fo点文 @杉酒帅破天际! 


*米英女装英有,避雷慎入,特工paro


*短ry


*不全篇闪光弹,就装装逼耍耍帅,狗血的英雄救眉情节,救救这个没有脑洞的lo主(。)


*请广大单身狗和弗朗西斯抱紧自己


 


 


“我靠……”亚瑟再次不安分地动了动脚,一句不那么绅士的话从嘴边漏出来。这该死的高跟鞋磨得他脚生疼,简直比带着沉重的武装设备还难受。他真想一屁股坐在宴会大厅门口的台阶上休息会儿,应付了一晚上的问候他笑得脸痛。可是遗憾的是他现在顶着柯克兰小姐的名字,需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身为淑女的言行。双马尾的假发戴在头上不舒服的很,时下流行的大裙摆,重重叠叠繁复的蕾丝,柔软的布料,还有闪闪的首饰,穿在小组里任何一个姑娘身上,不管是伊丽莎白或者谁都好,一定很好看。


……可是偏偏是他,亚瑟开始怀疑这是不是阿尔买通了策划部王耀的阴谋了。


身后那个家伙拿着杯红酒晃过去第八次,亚瑟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他的辫子扯到人比较少的地方,低声问道:“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弗朗西斯无辜地眨了眨眼。


“哎呀动这么大火可不好哦,柯克兰家的小小姐?”他又喝了口红酒,顺带对着不知道是哪一家匆匆路过的女孩儿抛了个眼神,这才慢条斯理地看向亚瑟。


“哇哦这可真不错,要是你真是个姑娘,而且眉毛没那么粗的话,哥哥我……”“闭嘴呆子。回答我的问题。”穿上了高跟鞋的亚瑟比弗朗西斯还高上那么些,这让亚瑟又添了几分莫名的底气,可是穿着裙子实在是没什么气势。“如你所见,执行任务。”弗朗西斯耸了耸肩,“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就能保障万无一失了小少爷?”“我当然没自大到那个程度,我惊讶的是执行部竟然只剩下你这个罢工狂魔了。真不敢相信你会说你是来执行任务的,我还以为你是来舞会上和名媛小姐们见面的。”亚瑟嘲弄道,“还有,凭什么你能穿得人模狗样的,我就非得打扮成这副样子?装备部应该不负责这一项,那群技术宅从不关心潮流。”


因为爱情。弗朗西斯飞快地腹诽道,但是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天知道这个前不良要是知道那个憨八嘎boy和策划部的本田菊一拍即合并成功买通洗脑王耀会炸成什么样。


“看你那傻样。”亚瑟翻了个白眼,“我看你估计也不知道什么,啧啧,怎么不让你穿这裙子,明明剃了胡子腿毛就是女人样……”长得美怪我咯,弗朗西斯泪流满面。“所以呢?时间快到了,准备去赶紧吧你。”亚瑟提着裙子刚转头,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折回来,狠狠踩了弗朗西斯一脚泄愤。有细高跟的buff加持,他踩得很爽。


夭寿啦,都欺负哥哥我娇弱一枝花,弗朗西斯咬手帕.gif。


 


 


 


亚瑟发誓回去之后他以后要加入后勤组,再也不出没在一线了。要不是碍着假扮的身份他肯定要把腰上那只不安分的肥手剁下来让王耀红烧了拿去喂弗朗西斯。太恶心了。但是他只能干笑着,然后不着痕迹地把这次案件的主要嫌疑对象的手一点一点抠下来。人生艰难啊,想我堂堂大英帝国好男儿也有出卖色相的一天。…算了反正这么说伊丽莎白又会义正言辞地说第一腐国之类的吧哦心好累。该死的弗朗西斯人呢?!亚瑟咬着牙一边应付着那个富商,眼神一边四处乱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女人身上甜腻的香水味儿,还有他今天反反复复提醒自己绝对不能沾的酒的味道,糅杂在一块儿,昏昏沉沉。真吵。他嫌弃地咂了咂嘴,觉得脑袋晕乎乎的。那个令人生厌的富商还在唾沫横飞地夸耀自己的功绩,哦上帝啊我才不想听这些有的没的,你犯罪行为的口供已经被我录下来啦,快闭上这张臭嘴——


那只胖手上金色的戒指泛着大厅中央水晶灯的光,亮闪闪的一盏。亚瑟一个踉跄,他觉得自己的假发有点歪了。


乱糟糟的声音越来越多了。金碧辉煌的舞会下埋着令人嫌恶的黑暗。从大厅各个地方传来的声音,男人的女人的,大人的孩子的,谈笑的愤怒的惊讶的贪婪的,全都源源不断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我是不是醉了?


 


 


 


 


弗朗西斯猛地抖了一抖。他安慰自己说一定是晚上降温了的缘故,但是现实无情,他身旁那个金发大男孩戴着耳机,宴会里的动向被监听得一清二楚。弗朗西斯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什么,但他敢确定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毕竟这家伙黑着脸总不常见。


“布拉金斯基!HERO现在可以进去了吗?!”“那么心急可不好,琼斯。”伊万正在敲着键盘做定位发送给总部,头也不回,“安静点儿,耐心。我可不希望我们忙活这么久,计划因为你护妻心切泡汤哦。……嗯,本田?啊是吗……我知道了。”


“嘿HERO先生,你可以……人呢?”“刚刚把软梯放下去。”弗朗西斯松了松领结,一晚上的这么勒着也是难受。伊万叹了口气,盯着他:“你也不拦着?”“我不认为拦住发情期的金毛犬是很好的行为,更何况哥哥我支持一切为爱做出的举动。”“回去报告你写哦。”“…………你干嘛不拦住他?”


 


 


 


 


 


亚瑟觉得他肯定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才导致现在的状况,但他完全回忆不起来。到底是谁下的东西,目的又是什么?真是糟透了。他的脚发软,手撑着桌子差点儿把摞得高高的盘子弄倒。


所以他才讨厌宴会。烦透了这群人之间充满了铜臭味儿装模作样的恭维,倒不如在每次做完任务在后街酒吧里大喝一通来的爽快。身旁的混蛋靠得越来越近,古龙水和尼古丁的味道越来越浓,他快吐了。


 


 


……呕。


 


……亚瑟就真吐了。


虽然一晚上也没吃多少(来之前被伊丽莎白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以多吃,并不仅仅因为淑女的形象这有的没的,腰封要勒起来不知道有多困难!),但是呕吐物总有些污秽,更不用提它全都吐在了那个富商“意大利手工私人定制”的昂贵西装上,不过亚瑟觉得和普通的西装没什么差就是了。


那个胖子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叫骂声传来,亚瑟听来却不清晰。他被很猛地推了一下,撞到在宴会大厅最中央的蛋糕上,视界一片模糊。


他看到他头顶的假发和帽子掉在了地上。


骂声更大了,而且难听。亚瑟开始庆幸自己醉了,他实在是懒得听这些狗的汪汪狂吠。


 


 


 


五。


玻璃碎裂的声音。冷风灌入大厅的声音。男人惊慌的声音。女人尖叫的声音。直升机卷动空气的声音。


四。


拳头打到人脸上的声音。牙齿脱离身体的声音。四处逃窜的声音。让人心安的声音。


三。


男人愤怒、不甘的声音。枪射出子弹的声音。亚瑟醒来迷茫的声音。头顶传来问候的声音。


二。


爆炸的声音。


 


 


一。


 


“亚蒂?”


 


 


 


身后是熊熊火光。亚瑟被打横抱着,两个人挂在直升机的软梯上靠得很近,弗朗西斯从上面探出头来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捂着脸又钻了回去。夜晚的空气有些凉,呵出的气很快凝结成小小的水滴挂在亚瑟的睫毛上。他睁开眼睛。一片氤氲当中亚瑟看到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湿漉漉的,映着点点淡淡的星光。


 


阿尔低下头。亚瑟脸上还沾着蛋糕的奶油,这让阿尔不由得舔了舔他的鼻尖。他看着一下子红了脸的英国人,笑了起来。


 


 


 


 


 


任务完成。


 


 


 


 


-FIN.-

评论(8)
热度(159)

© 一个好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