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大人啊

惊天大咪咪:我其实是个写手(你放屁

来神静临和成年静临的故事。准备好欧欧西的话就往下拉吧(抱头遁

******

        噢,真是美好的一天。池袋的天空清澈而辽远,仿佛透明的蓝色玻璃。从新宿坐电车而来的情报贩子显然心情很好,哼着歌在繁华的大街上蹦跳着无目的地行走。

  ——今天是周末哦。

  学生们全都从学校的学业压力中释放出来,上班族也推迟了一摞摞自己应当完成的文案。嘿,管他呢,周末为大,一切都等到周一再说。难得的周末喔,来休息吧,来放松吧,来享乐吧?想到这临也便愉悦地站在人流量极大的十字路口,张开双臂,准备施行这一个周末的享乐的小小开端。

  “人类lo——”

  “临也!”

  呜哇,怎么回事小静这个草履虫。连我的黄金周末都要破坏掉还真是太好心了。难道不知道作为波江小姐老板的我也是很辛苦很需要周末精神补给的吗。

  在心里狠狠咒骂过以后,早就做好无法安然度过周末的准备的情报屋叹了口气,绷紧身体,滑出袖子里的小刀,摆出一副静雄极为熟悉的笑脸来。

  “呀,小静。”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在原地等我的么?” 

  “……哈?”

  这下事情的发展可是远远超出临也的意料了。他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金毛怪物来。

  ……等等,为什么会是高中时的校服?现在看起来,真是怀念又土气。不对,重点错了。小静是放弃对酒保服的执念转而想要往制服play发展了?哇哦,真噁。

  迅速调整好对静雄不知该说是新还是旧装备适应度的临也开始准备接下来一场天雷地火的干架,却被对方的举动吓得差点脱发。(不

  “喏,限定时期的甜甜圈,给你买来了。”静雄把手中的袋子递过来,又帮吓呆掉的临也理理毛领,“你怎么了?话说什么时候换的新衣服?我以为你就一直穿着那件不知道哪家学校的校服了。”

  是不是该庆幸小静在给自己整理领子的时候没有顺势勒死人。

  妈妈我怕。

  但临也不愧是临也,他很快整理好思路,试探着开口道:

  “……小静?”

  “嗯?”

  “我们,今天,是出来干什么的?”

  “啊?说什么呢,糊涂了吗跳蚤?”

  听到熟悉的称呼让临也总算放下些心,然而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下一句又让他差点跳起来。

  “不是你说的吗,今天可是,出来约会的啊。”

  最后一句越来越小声,飘进临也的耳朵里。临也睁大眼睛,眼前的金发少年红了耳根,纯情得一塌糊涂。

  

  

******  

  噢,真是美好的一天。池袋的天空清澈而辽远,仿佛透明的蓝色玻璃。从新宿坐电车而来的准情报贩子显然心情很好,哼着歌坐在长椅上摇晃着腿,等待着自己的甜甜圈。

  ——今天是周末哦。

  笨蛋小静开什么玩笑,工作日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肯逃课陪自己出去玩——明明以前为了追杀自己浩浩荡荡闯过池袋每一条街的时候没有一次想起过缺勤的问题。哼哼。总之趁这次出来一定要狠狠A他一把…临也眯眯眼睛,开始盘算要如何分配静雄的打工薪酬。

  所以说你们在期待未来的情报屋先生的什么少女心呢,这家伙剖开肚子看到的只有黑水。

  算算时间也应该排好队了吧,临也站起身来,开始左右寻找静雄的身影。

  “——临也!!!”

  “呀,小静。诶、甜甜圈呢?”

  临也眨眨眼睛,确认了静雄手里除了路标什么都没有后,埋怨道。

  ……路标?

  临也皱皱眉,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金毛怪物来。

  酒保服。为什么会是酒保服。哇喔酒保服呀,真蠢。那副墨镜是做什么的,把逼格装得高一点吗。说到高一点,这家伙跟自己的身高差好像更大了一点?想到这里,临也不爽地抬起头:“喂小静你这是……”

  “临也哟!既然你又屁颠屁颠跑到池袋来就说明你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吧?啊!?”

  不对,这家伙不是小静。虽然这个深恶痛疾的语调很让人怀念,但至少那个单细胞笨蛋不会费尽心思来演这么一出来给自己毫无意义的surprise。退一步来讲,临也并不认为静雄的演技有这么好。

  ——嘛,虽然就之前两人的关系来说的确是本色出演了呢。

  临也咯咯冷笑着,滑出袖子里的小刀,绷紧身体:“……你是谁啊。”

  

******  

  平行时空的平和岛静雄,十七岁。在与十七岁的折原临也交往的这一年,大概是时空裂缝之类魔法样的原因,遇到了二十一岁的老情报贩子。

  现在静雄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折原临也事务所的沙发上。要是矢雾波江还在工作肯定会感到惊讶,然后就是又一个以后拿来嘲笑自家老板的把柄得手。可惜的是从来都不愿意把跟踪自己亲爱的弟弟的大好时光浪费在听折原临也这种臭男人叨逼叨上的波江小姐在周五下午六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就带着迎接假日的欢欣雀跃离开了事务所。这也让临也从没有这么感激过波江工作的不积极性。安静的样子倒是挺乖的。临也腹诽着,把咖啡放在静雄面前。

  “请用。”

  “……加了足够的奶精,放心好了。”看到面前的少年踌躇的样子,临也补充道。静雄这才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犹豫着开口道:

  “……临也桑……”

  天哪规规矩矩的小静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面对长辈的敬语真规范!折原·明明说好了自己是永远年轻的二十一岁·临也感动拭泪。

  ……其实并没有。临也just get到了外焦里嫩的shock,甚至心里滋生出一种微妙的情绪,让自己的胸口痒痒的。这样的感觉让自己有些焦躁,或许我该找个时间去新罗家和他聊聊,临也想。

  好不容易两人都搞清楚了对方的身份,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找到十七岁的自己。临也揉揉眉心,开口道:

  “十七岁的我……”

  “临也!!!!!”

  ……干。真是说刘备曹操就到了。临也还未说完的询问卡在喉咙眼里,他咬着后槽牙跑去开门,在打开门的刹那他意识到高中时期的小静还在自己的事务所里,不该这么草率地把现在的小静放进来。想要把门迅速带上的时候静雄适时地用蛮力把门拽开,大喇喇走了进来。

  临也睁大眼睛。

  他看到静雄拎着一只小跳蚤,穿着不知道是哪家学校的校服,正往里探头,叫着“小静小静”。

  “唔。临也?”

  然后他听到坐在沙发上的那只小草履虫应了一声,声音里是单细胞掩盖不住的放心和喜悦。

  

  

  

******  

  “哈?交往?!”

  临也倒是因为来神静雄的约会发言心里有了底,对于静雄来说这可是不折不扣的一枚惊雷,炸得他笔直的脑回路直接不见掉。他的确是想不通了。为什么高中时的自己会和跳蚤交往?就算当年的初(次暗)恋最后是以失败告终,但自己总不至于改变性取向吧?就算是弯了,也不可能和这家伙凑成一对狗男男啊。他郁闷得要死,但看着茶几对面两个小年轻和谐共处的样子,又只能骚搔脑袋什么都不说。

  然而临也难得和静雄的意见差不多一致。不知道是不是时空错乱的关系了,高中时期的自己竟然会和小静走到这一步。自家妹妹的开放和男女通吃之道自己也是略知一二,但没想到对面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快就受了她们影响吃了这枚安利!临也生出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怒意。而且,品位怎么就这么差呢!完全没有意识到就是在骂自己的情报屋在心里吐了个爽。

  这一对犬猿之仲便难得同仇敌忾起来,开始学习高中班主任对早恋不良歪风邪气的抵制打压,虽然苗头已经不是在摇篮里,而是已经能够傍地走的程度了,但还是要扼杀掉。

  来神静雄和来神临也仿佛一对不被家长看好的小情侣,正接收着来自父母深沉的爱意。

  “……我说,静雄啊。”叫出自己名字的感觉有点怪异,静雄顿了顿继续,“不是这家伙为了陷害你玩的把戏吧?”感受到身边一老一小两个跳蚤投来的不满目光,他识趣地问到这里。“不是的。我可以确定。”罗密欧……不,来神静雄笃定道。真爱。被噎住的静雄深感自己匮乏的腹稿没半点卵用,只得保持沉默。那边厢老临和小临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青春叛逆期和中二病不毕业的唇枪舌剑让老静和小静完全插♂不进去。眼看着两人快打起来了单细胞们才出手制止。总算有我劝架的时候了。静雄有点欣慰。

  “为什么要阻止呢?事情已经发生了然而局外人还要搀和一脚?”来神临也冷笑着,狠狠咬下一口甜甜圈。

  “当局者迷,我认为我能够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比你们看得更清楚。”临也不屑道,“记住,我比你大4岁。”

  “是啊,你和我之间已经存在一又三分之一的代沟啦,临也先生。”来神临也回道。

  “……”

  不爽。

  不管心智上的成熟带给自己有多大的优越感,临也还是对来神临也一直用年龄来秀优越有些某种执念。更何况人家开嘴炮时背后还有武力后盾,谁知道自己身边这个暂时的同盟会不会受小年轻的影响倒戈。

  “……而且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在逃避什么?”来神临也淡淡道,“既然我们走在一起,证明你们在这时候内心也有不可明说的情绪。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一见面就开打?而且自己还搞不懂弄不清,就只能迁怒于对方了。哈哈哈哈。”他嘲讽地扯扯嘴角。

  临也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来反驳,他偷偷瞄向身旁的静雄,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静雄的耳根有点儿泛红,他的目光躲闪,跳动着不可名状的光。在这个比自己小4岁的折原临也面前,静雄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孩子,被他用几句话就把自己剖析得一清二楚。他开始仔细回忆自己和临也之间的相处,还有自己的心情如何,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

  临也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看到这样的静雄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加快几分,在胸腔中快乐地唱着,咚咚,咚咚,咚咚。他不想吐槽自己什么鬼一样忽然爆发的少女心了,也不想承认自己有几分被来神临也说破的羞愧感。他挣扎着想,我得把对小静的这股心情画个界限。但那条线模糊而又暧昧,就像折原临也这个人。

  ——或许我只是觉得这只讨人厌的跳蚤能接近我更多。

  ——或许我只是觉得这个怪物能陪我玩得更久一点吧。

  

  

******  

  来神临也看着陷入沉默的两人,促狭地笑着,拉起来神静雄走出了事务所。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自己该操心的啦。

  唉,大人啊。

  唔,先想想要怎么回去好了。

  还是先约会?

  

  

******  

  “……临也。” 

  漫长的沉默和心理斗争。静雄终于开口,搅碎了空气中那种不明的气氛。

  “……嗯?”

  “我想那家伙说的对。”

  “说的对?哪句?”

  “我们应该试试。”

  接下来就没有对话了。静雄按着临也的肩膀,凑上前去。

  他们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像高中生一样,青涩地接吻。

  

  

  

  被小4岁的自己给助攻了。啧。临也不甘心地想。

评论(1)
热度(36)

© 一个好麟 | Powered by LOFTER